我成了鸟尊的翅膀
北城旧少年
2019年5月24日
“ 有密密麻麻的冷汗从皮毛渗出。 ”

2019年5月18日,我在山西博物院做志愿者,给前来参观的游客做讲解,具体负责二楼南侧的“晋国霸业”展区。今天游客很多,我讲得嘴皮子都起了泡。博物馆规定下午五点要散场,游客们散去的时候,我突然想拉肚子。在厕所里耗了一个多小时,待我扶着墙壁出来,博物馆已经关门,我出不去了。

我的手机放在双肩包里,双肩包也找不见了。去哪了呢?明明放在柜子里的,难道是游客拿错了?

横竖是出不去了,我返回晋国霸业展区的门口,躺在门口的长凳上,睡着了。

“喂!喂!”

貌似有人在叫我。我从睡梦中醒来,沿着二楼中庭的玻璃护栏走了一圈,望了望一楼大厅,又抬头望了望三楼和四楼。并没有人。我躺回长椅上,试图再次入睡。

“喂!喂!”

我惊起,恐惧地望着四周,有密密麻麻的冷汗从皮毛渗出。

“喂,我在这。”

我循着声音走进晋国霸业展区,这些老古董还乖乖地待在原地。看来并没有窃贼进来,难道有人像我一样遗留在了博物馆?

“看这。”

我心头一颤,这声音确定在展区里。我仔细查看,发现鸟尊的位置有些变动。它本头向着墙壁,现在竟然面向我。看来真的有窃贼进来,目标就是镇馆之宝——鸟尊。

鸟尊出土于曲沃县北赵村晋侯燮父墓。整体造型为伫立回首的凤鸟形,凤尾下弯成一象首,与双腿形成三点支撑。器盖和腹底铸有铭文:“晋侯作向太室宝尊彝”,是晋侯宗庙祭祀的礼器。

可惜我势单力薄,又没有手机求救,该怎么通知门外执勤的保安呢?

“你过来,帮我个忙。”

我分明看到鸟尊的头又动了一下。没人动它啊,怎么回事?

“别墨迹了,快走到我身边。”

我指了指它,又指了指自己。它竟然点了点头。

我畏畏缩缩地走过去。

“看到我头顶的玻璃了吗?”

我点头。

“把它掀开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身后那块玻璃你左移三下,右移七下,然后再试试顶部的玻璃能不能掀开。”

我按照它的指示试了一下,顶部的玻璃果然掀开了!

“快把我端出来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翅膀。这里太闷了,我想去馆外透透气。不过是我自己要出来的,和你没关系,不要嫌弃我太沉就行。”

我犹豫了一下,决定帮帮它。

“那我们怎么出去?”

“你背着我就行,我自有办法。博物馆东门外有一件仿制鸟尊,明天它会出现在这里。”

天亮了,我在长凳上醒来,身边是我鼓鼓的双肩包。我背着它,在门口出示工作证,走出了博物馆的东门。

有警察聚在东门口,我看到那件仿制鸟尊只剩下了底座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,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,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@360.cn

26 16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