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五:那个冬天,我拒绝了她的表白
闰哥儿Talk
2019年1月11日
“ 对不起,我不能! ”

文/闰哥儿

1.

2008年初,赶上全国大面积下雪,就连父母所在的南方都闹了雪灾,自从知道高速要封路,我也不再幻想着他们可以回家过年。

因为流感,鼻炎又患了,已经挂了三天水也不见好转。庆幸地是,学校通知提前放假,期末考试可以年后再考。霎时间,这所冰冷的学校,突然燃起了青春的烈火,从操场上蔓延到宿舍楼下。偶尔也会在校医室,碰撞出火花。

自从上次班主任提出了互助计划,我帮了很多同学提升了英语成绩,这其中就有刘思琪。

而她的报答方式更是简单有效,直接包了我一个月的早餐,知道她是城里的富家女,我也就不客气,每天早上坐等着蛋挞,汉堡包。

按照医生的嘱托,这两天我一觉醒来,就得去校医室挂水,所以提前告诉刘思琪买早餐这事儿就此作罢。

没想到的是,熟悉的早餐依旧如约而至,只是从教室换到了校医室。

我本能地感觉到这个细小的举动并没有那么简单,并不是我自作多情。而是长期的独立生活,让我过早地感受过人情冷暖,以至于对别人超乎寻常的关心,总是心有不安。

事实证明我的猜想是对的,然而,我只是猜对了开头,至于结尾,我从来没敢想过。

2.

因为积雪的原因,学校后面的变压器烧掉了,所以今天晚上的自习,大家都取了备用的蜡烛来照明。语文老师向来不太爱管学生,遇到今天这个状况,在黑板上写上“自己复习”四个字后,早早地回办公室喝茶聊天去了。

教室里乱做一团,我也无心复习,正准备趴那睡觉时,刘思琪突然转过身来,把我眼前的书一把推到正在酣睡的同桌身边,将一只白色的耳机塞到了我耳朵里,没错,是今年的流行歌曲——《外滩十八号》。

“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还是那个地点那条街……”,轻快的旋律,伴着戚薇略带沙哑的声音,让烛光映照的教室,更显得浪漫动人。

我刚要抬头夸这首歌好听,却被思琪的手指引着看向她面前的记事本,上面写着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看到她扑闪着两只大眼睛盯着我,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,也在本子上反问她:“你在想什么?”然后得意地发笑。

她略有迟疑,不过还是利索地写下:“我在想你”。

我稍微怔了一下,不过还是假装镇定,撇了撇嘴,哼道:“我去,你逗我呢!”本以为她会大大方方地说一句:“逗你玩呢!”然后大笑,这是她们女生惯用的伎俩。

然而顺着圆珠笔游走的痕迹,一行大字排开在我的眼前:“我喜欢你,我是认真的!”

我抬头望了她一眼,她忙低下头,两个大拇指在胸前胡乱地拨动着,白皙的脸颊在烛光地映衬下,变得绯红。

她忽然抬头瞄我一眼,我竟变得手足无措,抓起旁边的保温杯,准备猛喝,却被开水烫的舌头抽筋,这才作罢。

3.

看着思琪痴笑的样子,我不敢否认自己没有动心,我甚至怀疑自己曾经在某个时刻也偷望过她,青春就是可以这样肆无忌惮!

然而我能吗?这个问题在我的心里刚生起了不到一分钟,就有了答案。况且思琪那紧张的眼神不容得我多虑。

“对不起,我不能!”我压根儿没想到要去解释,因为一切的理由在思琪面前都会被抓到漏洞,与其显得矫情,倒不如干脆一些。

那晚思琪没等下自习就回家了,第二天就跟班主任申请调座位,我跟谁都没有解释为什么惹思琪生气。任凭大家背后怎么说我忘恩负义,说我清高,我都不予理会。

这世上有太多误会,需要时间去澄清。好比我当初不理解为什么父母把我一个人丢下?因此生出的怨恨,如今却随着时间给出的答案,正在一点点消散。

有太多的事情等着我去面对,以至于有些事情我不能做出属于青春期的回答,我只能期盼着自己快快长大。

(连载中……)

❤❤❤  

系列故事每周一、三、五更新,欢迎关注主题,与闰哥儿一起畅饮这坛成长的烈酒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,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,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@360.cn

26 23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