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一毛钱我想要个哆啦A梦
请叫我米虫君
2018年11月28日
“ 多啦A梦是我的一个小英雄 ”

在上一年的时候,我被欺负了,现在想想被欺负的真惨,在我为数不多的记忆中,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的两个同桌。还有我妹每次拿一毛钱买来的辣条,她经常因为一毛钱被我妈揍,哭的那是鼻涕一把泪一把。

要到钱以后她总会买一根很长很长的辣条,对折一半比一比长度,在我坐的窗户口踮起脚丫小声的叫我,然后把辣条悄悄的递给我。

当然不是我妹欺负我,而是我的两个奇葩同桌,这是姐弟俩,也不知道当时我们白胡子爷爷班主任是怎么安排座位的,总之我是三生有幸的坐在了这姐弟俩中间。一个不是很长的桌子坐了三个人,姐姐和弟弟都在我和他们彼此的之间划了一条三八线,可想而知我的位置有多狭窄。

小时候我还是很穷的,一毛钱那是我好几天的零花钱,因为我没有妹妹撒泼打滚的本事,所以只能是见机行事的问妈妈要钱。因为我的懦弱,我屈服在了两个三八线的敌人身上了,他们每次都是威胁,不让我告诉老师和家长。不然就会打我,还要撕碎我的书本,所以在一年级的时候我的一毛钱都是奉献给了这俩位奇葩。

到上二年级的时候,我选择了拒绝,打不过, 我就绕着走,那时候我特别想有个哥哥,真的是很想很想,你们无法理解那种强烈的感觉。舅舅和姑姑家的儿子都比我大很多,每次看见他们我都兴奋的蹦起来,若他们和我玩会,我都会开心好多天。

可能大孩子都不喜欢我这种小屁孩吧!所以他们待我一点也不亲,不会抱我也不会牵我的手,我就算把自认为最好的东西给他们,也没有人多给我一个笑容。

当哆啦A梦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时候,哇!他真的是符合我所有的设想,他的口袋好神奇,无论是任意门、还是竹蜻蜓,都让我流连忘返。我想若那口袋能给我一毛钱,我妈就不会揍我妹了,我和妹妹两个人都会有一条很长很长的辣条可以吃了。

最好笑的是我特想他能给我变出来一个哥哥,可以帮我打架,打的那两个奇葩同桌,落花流水。可以给我叠皮卡,让我有很多很多的皮卡和同学一较高下,不会因为撕了自己的书而被妈妈罚跪。最重要的是还能接我放学,特别是下雨天,实在是想让一个哥哥背着,而不是我穿着不合脚的大胶鞋,打着一个和我一样高的黑色大伞,然后使劲的拽着我妈的衣服,生怕自己摔倒了。

不要问我为啥不让我妈背我,因为她还背着我妹呢!小时候乡下是没有水泥和柏油路的,每次下雨泥土都跟浆糊一样,鞋不合脚的情况下,很容易脚出来了,鞋还在原地,一个小脚丫就直接踩在了泥土里。

多啦A梦是我的一个小英雄,大雄的身上有很多我的缩影,不过大雄很幸运,因为他的童年有很多人可以帮他,而我是那个受了委屈都不敢出声的懦夫。我是恨我的同桌的,以至于我一直都对他们有心理阴影,直到懂事以后才释怀,想当年画个圈圈诅咒你的事情没少干。

前几年回家过年,在街里有碰到,但是早就物是人非,而他们也都不认识我了,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。看着他们长的还是那么丑,我就放心了。

加我微信号,拉您进我的粉丝群哈

23 17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

    拼命加载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