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,我骗了一位好心的可怜人
悠然小弟
2019年7月10日
“ 唯利心与另一颗善良心碰撞时衍生的愧怍 ”

这件小事萦绕在心间很多年了,我谁也没说,许是不值一提,许是不敢一提,怕什么?却总也说不出个究竟。

自记事起,每贴近年关,都要跟父母上街摆摊,卖的是碗筷碟盘,那时候的我也才十来岁,帮不上什么大忙,大多只是父母不在时,帮忙看会儿摊子而已,而故事也正是在我看摊儿的时候发生的。

正值十冬腊月,寒风彻骨,天空中飘着小雪,到了中午,父亲去拉货还没回来,母亲得回家做饭,于是,就由我承当起看摊儿的艰巨任务。

我站在摊位前,极其专注的扫视着摊位上的每件货物,我注意到那副筷子还安静的躺在最靠里的位置。

那是一幅残次品,包装没坏,但里面少一根筷子,因此,这副筷子便卖不出去了。这是母亲早上摆货时发现的,不值太多钱,但也让她沮丧了好一会儿。

正当我沉思时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拎着一口破布袋子蹒跚的走了过来,她衣着破旧,上衣还是最老土的手工棉衣,领口已经磨破打了补丁,又再次磨破。

她是想买一副筷子,当时的筷子种类少,小摊上只有三种,所以价格我都记得清楚,最好的五块一副,中等的两块一副,最次的一块一副,最大的差别就是材质外观的不同,当时人们已经开始注重生活的品质,但还不像现在这么讲究,所以,五块的很少有人买,一块的大多也只是村里办酒席才用,即廉价又美观的中等货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人们的首选。

老人拿起三幅不同的筷子,翻来覆去的对比,最终放下两幅,拿着中等的那副问我:“这个多少钱?”

这时我想起那副残次品,于是说道:“三块,但这里有一副少了一只,两块就可以卖给给你。”

我把那副残次品递过去,她翻来覆去看了许久,又拿起一副完整的筷子对比着看了半天,终于,她放下完整的那副,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袋,打开塑料袋,里面是报纸包裹着的东西,她小心翼翼的翻开报纸包,又是一块手绢包着,手绢打开,我才看到里面是一把零钱,其中面值最大的也才五块钱。

她付了钱,将筷子放进她的破布袋里,转身准备离开时,她又回头看了我一眼,我心头一惊,不会是被她识破了吧?

但她什么也没说,转身走了。可正当我心里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商业头脑窃喜时,她突然又走了会回来,只见她从破布袋中掏出一张旧报纸,然后递给了我。

“孩子,很冷吧,下雪呢,把这个挡在头上,别生病了。”说完,她就转身走了。

那一刻,我的心里莫名感到一阵不安。母亲回来后,听说我将残次品原价卖了出去,脸上并没有出现我预期的喜悦,反而长长的叹了口气,这使我内心的不安更加强烈。

年幼的我说不清那似痛非痛,似恐非恐的不安因何而来,只记得那感觉伴随了我很久,甚至直到今日,我仍难以彻底释怀。

现在的我已经明白,我曾自作聪明做了一件愚蠢至极的事,所谓不安,大概就是一颗刚要萌芽的唯利心与另一颗善良心碰撞时衍生的愧怍,而正是这份不安,指引我往后余生,常有善念随行。

也许数次与财富擦肩而过,那有什么关系,我得夜夜安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,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,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@360.cn

83 71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