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年,我有个半生不熟的奇葩朋友
桃花仙人种南瓜
2018年11月5日
“ 我无言以对,就此忘了这个半生不熟的朋友 ”

      20多年前,我还在百货公司食品柜台上班,几乎每天下午四点,就有个男人来看我。我也忘了是在哪里认识他的,反正看上去挺眼熟的。他说他叫李军成。后来我问他到底是在哪里认识的?他说小学时和我是隔壁班,还笑我贵人多忘事。

      他在柜台外,我在柜台内。他跟我说的都是些天南海北,国内国外的趣闻要闻,除了我休息,他几乎每天都来。这样的谈话持续了一个多月。我还是不明白他到底想干嘛?隔壁柜台的小姑娘们,笑嘻嘻地提醒我,小心他是个gay。我仔细的想了又想,并没发现他有这方面的话语和意思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     熟悉之后,我问他做什么工作的。李军成说他是销售人员,什么都卖,只要能赚钱。所以最终我还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卖什么的,只看他每天西装革履,提着个小包包。将近两个月的时候,李军成又来找我,还是照样天南地北的聊,聊到后来,他拿出了一张报纸。问我要不要赚上一笔!

      我一看是关于三国演义连环画的,报纸上报道说,旧版的三国演义一套已经涨到了2000元。我问他怎么赚?李军成说他认识个人,家里有套旧版十成新的三国演义。他说好1400元收过来,然后两千元到市场上卖掉,但他手头缺了1000元,问我愿不愿意借钱给他。

      当时的1000元是什么概念?我承包了百货公司20平米的玩具柜台,一年的租金16000元。我对这种收藏品生意毫无经验,我问他有没有把握。李军成拍着胸脯跟我说,绝没问题!然后我就给了他1000元。第二天李军成说他已经把图书收来了。第三天会赶往杭州卖掉,第四天回来给我分钱。

      我喜滋滋的等着他还钱、分钱,第四天,李军成果然过来了。还没走到柜台,他就已开始唉声叹气了:“糟了糟了这次糟了。”他说去过杭州的市场了,市场上的卖的是2000,收只收800。我问他那该怎么做?李军成说要把连环画退还给那个人。

      然后他就十几天没出现了。我是知道了他的家庭住址的,于是在下班后,就到了他家。

      他在家,只是没钱,他说他有急用,已经花掉了,让我宽限一段时间,再还给我。从此我就不断地宽限,一个月、两个月,三个月、半年。最终我发现这样宽限不是个办法,因为李军成今天推明天、明天推后天,根本没个定数。

      我只好让他手头有多少先还多少,每个月过去拿一点。我以为他只是手头不便。但有一次我跟其他朋友一起吃饭,遇上了李军成,跟他打了下招呼。朋友就问我说是不是借钱给他了?说这人是有名的滑嘴,老是欠债不还。我就奇怪,如果是个老赖,那怎么还能老是借到钱?

      后来街上几次偶遇李军成,我终于明白是谁肯借给他钱了。

      李军成长的还是挺帅的,个子高高,眉目清秀,又能言善道。照理说,他应该挺讨女孩喜欢。但我那几次遇见他,在他身边的都不是女孩,而是比他年纪要大十几岁的女人。那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了他的生活。

      那1000元钱,我花了三年时间,讨回来了850,另外的150,他说坐火车到杭州花掉,他说本来是要给我分钱的,也就当我入股了,去杭州他出人了,这部分钱应该我出。

      我无言以对,就此忘了这个半生不熟的朋友。

      今年3月,我在街上又看见了李军成,还是一样的西装革履,皮鞋蹭亮,只是双鬓斑白,两颊肉垂,再非当年那翩翩少年。

      他没有看见我,我也没过去打招呼。

      还是祝他生活如意吧!

35 19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

    拼命加载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