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生了一个贱种
南蛮小狐
2019年1月9日
“ 她们的默契让我更加绝望 ”

1993年的一个寒冬腊月天,随着婴儿的啼哭声,我出生了。

奶奶把我抱给妈妈看,知道我是女孩后,妈妈疲惫的眼睛露出一丝烦躁和泄气。

我还有一个姐姐,小小年纪的我们还不懂什么叫重男轻女,只知道有一次妈妈和村干部起了争执,那人直骂妈妈生不出儿子,以后注定无依无靠。

妈妈是个性子烈的女人,哪受得了这侮辱,说着就要拿手中的木板和干部干架,最后是在爸爸的阻拦下才停了下来。

村干部对着妈妈啐了口唾沫恨恨地走了。

妈妈对着爸爸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:“你这个男人有什么用!老婆都被别人欺负成这样了还不知道放个屁!”

爸爸是个老实寡言的人,听着妈妈的辱骂只是低着头不敢说话。妈妈越骂越起劲,怒火就快冲破脑门,这时她一把扯过站在一边被吓坏的我和姐姐推推搡搡,一脸嫌恶地骂道:“就是你们这两个扫把星!让老娘倒霉透了!”

我和姐姐瞪着无辜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妈妈,噙着眼泪,一脸惊恐。

在我上初中的时候,妈妈终于生了一个男孩,从此妈妈皱着的双眉才舒展了开来。

这个儿子让她扬眉吐气,似乎一夜间,她就年轻了起来。

她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弟弟身上,不管弟弟如何撒泼打闹,被骂得永远是我和姐姐,虽然嘴上不说,但是我心里明白,姐姐和我一样,都渴望得到妈妈哪怕片刻的关注。

爸爸木讷做不了主,妈妈强势又独裁,幸好还有奶奶经常偷偷地买东西给我和姐姐吃。有一次被妈妈发现了,奶奶被妈妈骂得在一边直抹眼泪却又不敢多说一句,我也很难过,却因为害怕那扫帚打在我身上的感觉不敢顶撞妈妈。

敏感又没有安全感的我为了表现出我的强大,在同学面前都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,没有人知道我的内心是多么地脆弱,多么地害怕,多么地无助。

妈妈从不允许我带同学来家里。曾经有个男同学在门外叫了我一声想一起玩,妈妈听到后拿着扫帚就把他赶走了,然后指着我的鼻子说我犯贱,发骚,小小年纪就学那些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勾三搭四。

这些事情我从不曾和任何一个人提起过,这些屈辱我也忍了,我觉得或许妈妈是对的吧,是我们让她没有尊严让村人嘲笑的,被她骂也是应该的。

那时,我在上初中,同学阿芳来找我玩,看到陌生人的闯入,妈妈就像是自己的领地被侵犯了一样充满了警觉。

阿芳有些害怕妈妈那上下打量的眼神和皮笑肉不笑的样子,我就拉着她进了卧室。不一会门外就传来妈妈的喊叫:“你们在卧室干什么?天天闷在房间要死啊?”

我脸上有些挂不住,毕竟已经是青春期了,少女的倔强和羞耻感让我生出些叛逆的情绪,我皱着眉高声地应了一句等一下就出去,然后就和阿芳继续聊天。

但是此时我的心里已经有些慌乱,忐忑不安的语气阿芳也感觉到了,她也有些焦虑,手指不自在地捏着衣服,哭丧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我。

两个人正在大眼瞪小眼地呆立着,突然听到房门“砰”地一声闷响,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妈妈就气势汹汹地拉着我的耳朵把我揪了出去,嘴上还一边骂骂咧咧地说我翅膀硬了,叫不应了。

阿芳早已经被吓得挪不开脚,让同学看到我这幅样子,我还有什么脸面去上学?于是我也一改往日低眉顺眼的作风,抬起头怒视着妈妈。

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,妈妈捡起地上的扫把就对着我穷追猛打。霎时间,悲伤、愤怒一齐涌上心头,我犹如过街老鼠般四处逃窜,最后终于躲进了房间锁上了房门长舒了一口气。

无助的眼泪漫了出来,我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,我不能让她知道我的脆弱。

在门外骂了几分钟之后,她终于停止了谩骂,然后一脸似笑非笑地对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的阿芳说:“我们家快要吃中饭了,你妈也该要叫你回去了吧?”

阿芳愣愣地看着妈妈头如捣蒜地点点头落荒而逃。

姐姐念完初二就辍学了,去了外面打工的她一下子挣脱了妈妈的束缚,如同笼中鸟终于得到了自由一般,她开始变得开朗起来,但是我知道,面对妈妈的时候,她还是那副怯怯的样子。为了向妈妈证明她的存在,每个月她都会寄钱回来。虽然妈妈会在背后吐槽她的非主流发型,骂她骚浪贱,但是收钱的时候,就会向姐姐展示她难得的母爱,夸姐姐懂事又孝顺。

姐姐18岁的时候跟了一个比她大10几岁的男人,那个男人家穷,人又长得老,和姐姐站在一起就像两父女,妈妈坚决不同意他们的婚事,因为他拿不出彩礼钱。姐姐一意孤行直接偷了家里的户口簿登记了。妈妈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,直到姐姐生下了孩子,在姐姐的请求下,以及钱财的攻陷下,我想更多的是因为钱,她们的关系才有所缓和。

这时候,我已经快要高中毕业了,我和班上的一个男生恋爱了。

他是我们隔壁村子的人,家中独子,家徒四壁,但是对我非常好,他的呵护,让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也是值得被爱的人。

那天回去,妈妈哭着喊着说不让我读书了,要我出去赚钱,抚养弟弟,我人生中第一次和她起了争执,她打了我一巴掌,骂我是不知感恩的白眼狼。我狠狠地关上了门,连同自己想要出逃的心一同锁了起来。

我想要逃离这个家,想要过自己的人生,我必须上大学!

比起在家里的痛苦,爱情算什么?

我和他说了分手,因为我要考大学,我不能让恋爱影响我的学业。

他紧紧地抱住我,不让我走,我狠心地推开了他,说了很多伤人的话,。由爱生恨大致就是如此吧,他情绪激动,给了我一巴掌,痛骂我说:“你活该没人疼!”

我没有生气,也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出半分留恋,转身就走了。

天知道我有多难过,但是比起这家里的压抑和痛苦,那都不算什么。

我考上了外省的大学,他落榜了,我哭着求着和妈妈打了欠条她才同意我去上学,我很开心,因为我终于要开始解脱了。

中间我和别人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,但是再也找不到像他那样无怨无悔地对我好的人。我分手了。

不知他是从哪个同学那里打听到了我的消息,他重新出现在了我的世界中,并对我说:“以后我来守护你。”

我们同居了,他到了我读书的城市打工,每天回到我们的小窝,总能看到他宠溺的眼神和一桌做好的可口饭菜。

有家的感觉,真好。

我告诉了姐姐自己恋爱的事情,或许是因为想讨好妈妈,妈妈也知道了我恋爱的事,还把他的家庭情况打听了个遍,知道他家无权无势又没钱后就打电话来骂我,逼我和他分手。我们在电话里大吵了一架,和姐姐的关系也从此变得疏离起来。我为姐姐至今还对她抱有希望而感到不齿。

转眼大三了,知道我们还在一起的妈妈暴怒着打电话来骂我,诉说这些年养育我的辛苦,要我尽快赚钱给她养老,分手去找个有钱人结婚。

那段时间,我一边要准备毕业设计,一边要应付狂轰滥炸的电话,我精疲力竭,痛苦不堪。就在这样的日子中,我毕业了。

像是笼中鸟终于重获新生,我贪婪地呼吸着外面的空气,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光明。

我打电话告诉妈妈,我要和他结婚。妈妈在电话那头对我破口大骂,说我不知羞耻。这样的话,她骂了20多年,可是每次听到,还是让我感觉钻心的痛。

她越是这样,我反抗的心就越坚定,看我渐渐失去了控制,她干脆破罐子破摔地威胁我说:“你要是敢和他结婚,我就叫一帮人去把他家都拆了,闹他个鸡犬不宁!”

那时的我只是渐渐地唤醒了心中那个不甘于被控制的少女,却羽翼未丰,没有足够的信心去面对。

我退缩了。每天痛苦不堪却又无可奈何。

他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告诉我,没事,一切有他。

正是他的这句话,让我摇摆的心重新坚定了起来。

过年那天,她把我的行李像扔垃圾似的扔了出来,站在门口插着腰骂我是个贱人。

我笑着看着她,提着行李去了他家。

大学的时候我就把户口迁到了学校,现在所有证件都齐全,我们顺利地领了证。

知道这个消息的她彻底地被激怒了,她不断地打电话来骚扰我,要我给她50万,就当卖了个女儿,我在电话里对她歇斯底里,电话一挂,我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。

我拉黑了她的电话,她就用爸爸的电话打给我,我把爸爸的电话也拉黑了,她又在QQ上骂我,给我留言,说我良心被狗吃了,她真后悔生下了我这么个白眼狼。

每天我都过得很压抑,生怕电话突然响起又听到她在那边咋咋呼呼地泼妇骂街。姐姐打电话来劝我,让我和妈妈认错,我噙着眼泪反问她:“这么多年了,你还没有看透吗?”

姐姐已经和妈妈统一战线,我想那是她们关系最好的时候,她们的默契让我更加绝望。

见电话被我拉黑了,妈妈又换了个号码打电话给我,开口就是你要还我的钱呢?你给我50万,我就不纠缠你了。

生活的艰辛,加上家里的纠葛,我整个人变得戾气很重,脾气暴躁,动不动就和他吵架,事后冷静下来,又为自己刚才的话而内疚不已。

后来我生了孩子,成为母亲的我内心也变得柔软起来,我有意和她和解,带着孩子去看她,她对我冷眼冷语,什么恶心的话都骂了出来,我真的不能理解,一个母亲竟然能骂自己的女儿是骚货,贱人,卖逼的鸡婆。

我带着孩子气冲冲地走了,同时也告诉自己再也不会回这个家。

但是家里还有奶奶,我唯一挂念的人。

奶奶年纪大了,爸爸又是个软柿子,每次妈妈和爸爸好吃好喝之后,才会端上已经冷了的白粥给奶奶。

有好几次,我趁妈妈不注意偷溜回家看奶奶,看着她日渐苍老的脸庞,我内疚不已。

我给奶奶买了手机,这样她想我的时候就能打电话给我了。那次妈妈差点发现我,一听到动静,奶奶赶紧把我推出门让我躲起来。

没有想到,回自己家竟然要像做贼一样,多么悲哀!

奶奶的手机很快就被妈妈发现了,她用妈妈的手机给我打电话,我问她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手机,她支支吾吾地说,想我了就打你妈的电话就好了,用那么多手机浪费话费。

我知道,这又是妈妈的主意。

奶奶在电话里哀求我,回来和你妈认个错就算了,不要再折腾了。

我的心里充满了委屈,奶奶竟然也这么说,我的拒绝让奶奶勃然大怒,她骂我不孝,没良心。我的心都碎了,挂了电话嚎啕大哭。

后面在一个朋友的开导下,我慢慢想通了,不再执着于这些事情,妈妈的威胁本身就是不合法的,我没有必要和她争执。

过年的时候,我给了她5万块,告诉她以后会尽自己的能力让她安度晚年,其他的事情想都别想。

我的坚决和冷静唬住了她,骚扰少了,我的日子也清净了不少。

去年,我们在惠州买了房,虽然首付是东拼西凑来的,但是,总算,日子在慢慢变好,我也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。

而妈妈那个家,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,或者也可以说是想刻意地逃避吧!但是,我相信,未来的日子,我一定可以越过越好。

因为我还有我的孩子,和我的他。

(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故事,其中还有更加心酸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。只希望她能越过越好,内心像她的表面一样坚强乐观。)

 

加群,分析情感现状

221 257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