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夜,行走在昆明凌晨二点的街头
遇见云妮
2019年1月11日
“ 生平第一次,在凌晨两点被陌生人的歌声打动 ”

最后一项检查被安排在了7月5号的23点50分。

当先生从预约室出来,明显感觉到他的不快,认为这大半夜的检查,好像是不太合理,而此刻的我心中倒也平静,既来之,则安之,改变不了的,就接受它。

白天熙攘热闹,拥挤的医院,夜晚会不会不一样呢?我心中很期待看一看。

当中午吃饱睡足,从1903神游一圈,到达红塔南路海吃一顿美食之后,侄女小静又陪我到她常去的服装店里海淘一番,最终满意而归。

22点整,当我们到达医院地下停车场的时侯,仍然是一顿转悠,好不容易才在负一楼找到停车位。

23点的医技楼CT检查大厅,依然是很热闹。侯诊区坐满了需要检查的病人,预约窗口也排着长队,等候护士小姐静脉埋针之后,显示屏上滚动叫号。

按照检查前的交待,需要喝3至5杯水,先生不停的催促我喝水,寡淡的白水,喝到最后直接是难以下咽,胃里开始晃荡起来,卫生间跑了一趟又一趟。

抬头看夜空,有月亮挂在树梢,仿佛一伸手就能触摸到,照着高大的合欢树,发出晶亮的光,在夏夜的风中,有温柔的星星在闪烁,竟让我有一种错觉,好像回到了读书时代,从自习室回来,走过一路撒满白月光的林荫小道。

凉爽的夜风中,从黄昏晚霞,到华灯初上,坐在医技楼中间小小的花台边,我和先生静静的坐着,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,一日竟也悄然而过。那一刻,恍惚间突然觉得岁月静好也就是这等模样。

终于,在等待了二个多小时之后,凌晨一点半钟的时候,听到了护士小姐亲切的呼唤,此刻的我,上下眼皮在打架,困意侵扰着我,只求速战速决,好让我可以尽快酣睡。

检查不超过十分钟,加上观察等待拔针二十分钟,真可谓是“排队三小时,检查三分钟”。

看看时间,此刻是7月6日凌晨二点钟。

凌晨二点的昆明街道,虽然没有了白天的热闹,但也不失春城的美丽。

夏夜的风,带着白天的余温,徐徐的吹过,感觉刚刚好。

路上车辆少了许多,行人也偶尔有之,一路顺畅的到达了草海隧道,才发现过了凌晨,隧道也封路了,无奈,重新规划路线回家。

先生问我困不困,如果不困的话,我们就慢慢的在街头闲散的溜达一会,此刻的我,在夏夜小风的吹拂下,困意全无,来了兴致,毕竟在凌晨二点不睡觉是第一次,在凌晨二点的街头随意的闲逛也是第一次。

于是,先生放慢了车速,将车窗大大的打开,在路上悠悠的慢慢前行。

街道两边的行道树,大概是些香樟,在闪烁的灯光下,看的不是很清晰,凭着风吹送过来的香味,确定那是香樟,我熟悉的味道。

伴着蔡琴缠绵优美的歌声,沉醉在夏夜的街头。

高远的天空,有星星在闪耀,就如城市夜晚里美丽的霓虹,在天际里调皮的眨眼。街道尽头高楼林立,灯光闪烁,虽然已是深夜,但夏季世界杯激战正酣,多少人们为它彻夜疯狂,沉醉在夏夜的激情里。

到了小区门口,先生停好车,我们在小区临街的商铺找吃的,一个个大排档,烧烤摊坐满了吃撸串喝啤酒的人们,相约扎堆看球的球迷,闭团围坐,各种烤肉,鸡翅、牛板筋、臭豆腐的香味,在夜空中飘荡,冲击着我的味蕾,在热气腾腾的热闹里,觅一角落小坐,看先生很享受的小酌着啤酒,悠闲自得的呷着滋滋冒油的牛板筋。

我对烧烤无感,加之满肚子的白水在晃荡,面对丰富的各色小食,有心却无力去享受它,嗅着扑鼻的香气在四围缭绕,看兴致勃勃的人们谈论着足球,有兴奋,有失落,大声喧嚣着,争论着有关足球的话题,兴奋中热闹着,夏风中飘荡着的香味在露天燒烤中回旋着。

随着热浪余温在慢慢散去,烧烤摊上的人们终于安静下来。此刻花台边坐着一个唱歌的人,树影婆娑中遮住了他的半边脸,对着夜空深情地弹奏着吉它。

夜空中最亮的星,是否知道

曾与我同行的身影,

、、、、、、

我祈祷有一颗透明的心和会流泪的眼睛

歌者深情地轻吟慢唱,在夏夜的风中,极具感染力,喝酒的人们停止了大声说话,有的托腮沉思,有的闭目微醉,做享受状。

此时此刻,喝酒的气氛好得让人伤感,有些许离别的感觉,很快让人有了醉意,且有了流泪的感觉。

生平第一次,在凌晨二点多的大街上,在我并不喜欢的烧烤摊上,被陌生人的歌声深深的打动,或许,我们都曾期待过成为夜空中最亮的那一颗星,可以肆意的无所畏惧的发光发热,成为别人眼中最特别最闪耀的星,可到最后却发现曾经的梦想早已随风而去,甚至都不记得当初的梦想是什么了。

这样的时光,匆匆间早已走远,甚至从来都不会想起,曾经还有过这样那样的梦想,不然,在不经意间,在某个被触碰的瞬间,会令人徒生感伤。

歌声在夜风中低缓的徘徊,忧伤中有淡淡的欢喜,就如此刻的夏夜,不觉中洒下零星小雨,不疾不缓,打在木制窗棂上,滴哒声清脆入耳,和此情此景倒也相应成趣。

再看那歌者,早已被饮酒者邀入室内,坐在小几边,手端酒杯,轻吟慢酌起来,就如早已熟识般,交谈甚欢,在清风细雨的凌晨三点,就着明月,着少许清风,低吟浅唱般诉说,举杯对饮,低低细语,仿佛是对自已说:一杯敬明天,一杯敬过往;一杯敬故乡,一杯敬远方;一杯敬自由,一杯敬死亡。

此刻,店里赵雷的《成都》在循环播放,所有的饮酒者都沉默了。

在歌声中,我拉着先生走出门外,留下赵雷的歌声在身后绯徊。

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

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

你会挽着我的衣袖,我会把手揣进裤兜

走到玉林路的尽头,坐在小酒馆的门口

27 11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