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哥的爱情》7.玲子姐的主动示爱
物语41
2019年3月15日
“ 自那晚后,玲子姐好像突然情窦初开了! ”

应该说,玲子姐是村里第一个向大哥示爱的姑娘。

自那晚后,玲子姐突然情窦初开了!

母亲说,玲子这闺女长开了。我二哥问啥叫长开了?我娘说,滚,该干啥好啥去!二哥就摸了一把鼻涕出去玩了。

1976年那个夏天,注定是个疯狂的夏天,也注定是个提心吊胆的夏天。

为了避免地震给人们造成伤害,村里接到公社的要求,要村民在院子里、街道上扎窝棚,怕房子倒塌砸死人。几天后,人们就从收音机里知道唐山大地震的消息。据说死了很多人,都用卡车运。

我父亲在院子里扎了三个窝棚,一个大姐和二姐住,一个大哥和二哥住,一个是我爹和我娘住。而我有特殊权力,想住哪个就住哪个。

在那些日子里,大哥早已忘记了李晓霞和赵敏,因为生活突然有了波诡云翳的变化。人们都不敢待在屋里,怕突然一阵晃动,倒下的房梁砸中自己。那时的农村都是土坯房,经过多年的日晒雨淋,已经在那晚的地震中倒塌了几间房子。人们进入房子拿东西,都是小心翼翼,快速进去,又快速出来。

那些日子,村里人变得出奇的友好和睦。夏天晚上天热,窝棚里蚊子多,人们就三五成群地在街上聊天,困了就钻进窝棚里睡觉。

我家和玲子姐家挨得近,每天晚上我娘就喜欢和一群婆娘在窝棚旁边聊天,还有玲子姐的娘。

自那天被玲子姐抱后,玲子姐好像特别喜欢我,有事没事就拿出家里的好东西给我吃,但每次都不直接找我,而是找我大哥。

“栋子,你家老三呢?”玲子姐红着脸问大哥,“我烤了个地瓜,给你家老三吃!”

玲子姐就把一个烤得黑乎乎的地瓜递给大哥,然后扭头走了,甩给大哥一个好看的背影。

“栋子,给柱子两块饼干吃,”玲子姐从怀里取出一块干净的手帕,里面包着几块长条的饼干。

我小时候最早的吃食就是那种长条饼干了。我家很少有,如果有也是一般在我姥姥过生日时,我姥姥送给我娘的,有时是半包,有时仅仅几块。我娘就放着,隔几天掰下一小块给我,再隔几天又掰下一小块给我,几块饼干我能吃上两三个星期。

后来,有次我娘和玲子姐的娘在聊天,玲子姐的娘抱怨最近房子不住人了,老鼠猖獗了,自己存的饼干啊啥的突然见少了。

原来玲子姐为了跟大哥套近乎,悄悄偷了她娘的东西给大哥。

有一次,玲子姐还偷偷塞给大哥两个煮鸡蛋。当大哥拿着两个热乎乎的煮鸡蛋给我时,正被我娘看到。我娘以为是我大哥拿的自家的鸡蛋煮的。

“栋子,谁让你煮鸡蛋吃了?”我娘很严厉,问道,“鸡蛋是吃的?是存起来卖掉给你们这些小崽子们娶媳妇的!”我娘点着我大哥和我说道。

“不是咱家的,是玲子姐送给柱子吃的!”大哥说道。

我娘一听,就明白了这两枚鸡蛋背后的几分味道儿。我娘好像是无心地说了句,“玲子是个好姑娘,就是读书少!”

我大哥是何等聪明,立刻明白了我娘的意思,玲子姑娘不能做咱李家门的媳妇。大哥不生气,他心里也没有玲子姐。他知道,玲子姐想找各种借口和他接近,他不能生愣地拒绝对方,都是领里街坊的,况且人家玲子姐也没有挑明那关系。

“娘,我知道的!”大哥说道。

“你知道?”娘再一次问道。

“我知道该怎么做!”我大哥说道。

“真的知道?”娘再一次问道。

“真的知道!”我大哥坚定地说道。

在五个兄弟姐妹中,我娘在很长的一段人生历程中,他最喜欢大哥,因为大哥和我娘同甘共苦过。在我娘和同爹的每次吵架中,我大哥自始至终坚定地站在我娘这边。大哥说,他五岁时,每次看到我爹和我娘吵嘴,特别是在我爹把娘摁在身下打时,我大哥就跑上去啃我爹的大腿。我爹会把大哥甩开,大哥会爬起来再去啃。从这点来看,我和二哥做得都不如大哥。

在那个夏天,如果我大哥不帮着父亲在队里挣工分,大哥就带着二哥去捕鱼。那时,我家有个渔网,我爹和大哥都会抡渔网。村北有个大沟,十多米宽,水深处齐腰,鱼很多。有次捕鱼,我大哥把二哥累哭了,鱼太多,我二哥拿不动。

“椽子,去,给玲子家送点鱼去,”我娘吩咐二哥,“咱不能占人家便宜!”

“我不去,”二哥不愿意,“为啥不让大哥去?”

“那么多为什么?”我娘二哥训斥,然后拿起炕笤帚敲着炕沿儿问道,“你是不是屁股痒痒了?”

二哥就撅着嘴去给玲子姐家送鱼。

每次送鱼,玲子总是很惊讶地说道,“呀,这么多!”然后红着脸问二哥,“你大哥栋子呢?”【故事待续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,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,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@360.cn

40 40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