祖传的陋习,揍孩子!
蓝道大叔
2019年5月13日
“ “你打死我呀!”儿子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我 ”

我脾气暴,属于传说中的暴脾气,教育孩子最常用的办法就是揍,这是我家祖传的。现在来看,它应该算是祖传的陋习。

儿子从小就黏我,我喜欢陪他玩,给他讲故事,带他去吃好吃的,让他尽情地玩开心,从这一点来看,我是个好爸爸。每次在电梯里遇到楼下的那位大姐,她都会惊叹地感慨,她说男孩子都黏妈妈,很少能看见我们这样融洽的父子交情。

儿子也怕我,我也是他唯一畏惧的人,我从不惯他毛病,甚至在我脾气上来时,瞪他一眼都能给把他吓哭了。

儿子对我又爱又怕,在他眼里我既是天使也是魔鬼。如果他能懂事儿点,改掉一些坏毛病,或者我能够改一改脾气,那就完美了。我的脾气估计很难改正了,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可这熊孩子随我,脾气倔,性子犟,这十来年下来,不但没能收敛一下自己的行为,反而变本加厉起来。

儿子的干过太多坏事,今天偷偷扔了同学的衣服,明天走路撞坏老太太,后天老师又请我去学校挨训,搞到现在,一看见老师给我发微信我就心惊胆战。

“儿子,你乖点,别再让老师找我了,我这辈子最怕你们老师一个人。”感应着霞在身后瞥过来的目光“哦,还有你妈妈!”

“嗯,放心吧,爸!”儿子答应起来尤其痛快,可用不了几分钟又忘得一干二净。

其实这熊孩子干的几桩“大坏事”我都没揍过他,哪怕我曾为此赔偿好几千元,毕竟他那止不住的泪水和恐慌的表情已经说明了问题,他知道错了。

我也经常反思自己,孩子大了,是时候改改自己的暴脾气了。这两年我也改了不少,至少不再为了学习或者淘气的事儿揍他,他再挨揍往往都是因为犯了小错误后,在我压制脾气耐心教育他时,犟嘴,撒谎或拒不认错,到最后把小错误发展成了大问题。

“你打死我吧!”就在昨天,儿子终于冲我发出怒吼,我本以为这样的场景晚几年才能发生。

起因也是因为一件小事。

昨天下午我去外面办事儿回来时,天空下起了雨,我发微信让霞送一件外套去地铁口接我,霞临走时让儿子把手机给她,熊孩子死活也不给。

“她都答应了让我今天玩一把游戏的!”看着我手里的苍蝇拍,儿子站在墙角哭着说道。

“那是不是应该分个轻重缓急?回来你再玩还不行吗?”听着他强词夺理,我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你都说了地铁口,她不带手机不也能接吗?再说这是我的手机!”说着,他哇哇大哭道“我好容易才可以玩一把游戏,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吗?我怕万一你回来又不让我玩了。”

看着熊孩子拒不认错的样子,我手痒了,扬起了苍蝇拍。以前我家是有黄荆条的,那种竹条子打着疼,又不会伤着骨头,也是我童年时的好“伙伴”。每次我从外面弄回两根放在家里时,用不了多久总会神秘地失踪,后来干脆就用苍蝇拍替代,苍蝇拍的把手是硬塑料的,掉过头来抽着也很疼。

“好吧,我承认错误,可你们也有错啊!”儿子惶恐地看着苍蝇拍,终于认错了,可这种态度,是我非常反感的。

我忍住怒火回到电脑桌前,我想等大家都消气后再跟他讲道理。看着我没有动手,熊孩子来劲儿了,开始数落着我们某次曾经答应让他出去玩,后来又反悔的事儿,他说的那事儿是上周,我的确同意他吃完饭后出去踢球,后来他妈妈说那两天他咳嗽的厉害,就没让他出去玩。

儿子站在墙角没玩没了地控诉着,我终于忍不住了,走上前去一苍蝇拍打在了屁股上。

“你又打我,你打死我呀!”儿子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我,作为父亲,我绝不接受这样的要挟和对立,如你所愿吧!于是,苍蝇拍“啪啪”声不绝于耳,直到霞听见动静后进屋护住他。

晚上,霞轻声地哄着他,儿子不记仇,他们娘儿俩嘻嘻哈哈地说笑着。儿子的目光时而瞥向我,他希望我也去哄哄他,我阴沉着脸,没有搭理他。

今天,我想了很多,孩子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问题。孩子大了,暴力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,也许,和他谈谈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。

好了,孩子快放学了,接到孩子后,我想和他聊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故事为南瓜屋独家内容,任何平台和个人不能转载,有需求请联系nanguawu@360.cn

72 47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