寄给天堂的家书
360U2761767368
2018年12月5日
“ 隆隆的礼炮就是我们唱的《生日快乐歌》! ”

我挚爱的姑爷:

你好! 我还是喜欢这样称呼你,不然焚化为天堂鸟呼喊你时认不得!从小叫惯了,以致我和顺仙结婚后互相没有改口,你们老人对我们的宽怀也可见一斑了。

六年前那个大晴天,大都市里一声霹雳把你击倒,再见面时你那伟岸的身躯已躺在120的担架上,你走得那么匆忙,那般安祥……那年冬天,星光晦暗,月色朦胧,春节清净。

这两千多个日子里,感念你几回回入梦来打望我,是不是冥冥中提示我不要忘却你的好?! 你的好,是我童幼时根深蒂固的印象。记得你握着相机,让我摆POSE拍下了我人生第一张艺术照,背景里一只大公鸡在鸡窝上振翅欲飞;记得我每次到何家沟你屋去“粜面”,你总是额外送我许多,非要“嬢嬢”做饭吃了才放我翻山越岭走回家……

我中学突遭家难,是你们一家鼎力相助,扶危济困,温暖了我们全家人的身心。

后来有幸娶了你的女儿。我们初恋到热恋,一路歪歪扭扭、风风雨雨,你不言不语、不卑不亢,身影仍旧那么忙碌,表情还是那样慈爱! 结婚时,尽管我已为人师,却固执地拿不出任何彩礼,面对媒人无奈的叙述,你一句“算了吧”,用华丽的嫁妆打发了心疼的女儿!你轻描淡写间显示了巨大的能量——你违逆了长久以来“三回九转”的婚俗和“三转一响”的聘风,“成就”了我在片区境内不花一分钱一块肉就把媳妇讨回家的典范!

说真的,老汉,现在看到全国各地,奢豪嫁娶,天价彩礼,常常闹出人命,我打心眼佩服二十多年前你的勇气,但又自责那时的残忍! 后来,我俩几乎同时进城,你在小琴幺清重庆的公司搞管理,我在四公里教院读书。每逢周末,你总是打电话约我到工地搓一顿,每次你都找好了餐馆,点可口的菜食,催我夹菜,爷俩对饮,摆着随意的龙门阵……晚上,挤在工棚里抵足而眠,你的鼾声好大好好听,是喧闹都市里最美的音乐!

现在,我写着文字,怀想每次你抢着买单的样子,心头涌起满满的感动,顿时化作泪水打湿了手机屏幕……

我最对不起的是没有陪你走你“最后的旅行”——你临走那年国庆前夕,得到了某业务公司一个优惠旅行的机会。你兴奋地讲并热切邀请我一同前往。我却因为单位有事和计划中的带二老出行而推辞了……至今你千岛湖留影还正正规规地摆放在我的书架上。每当我凝神注视,就会愧悔不已。

人生有缺憾,此情最痛心。你爽朗的一笑,是我永远无法弥补的伤!

今天,你老人家七十冥寿,我本不该说这些伤感的话语,但唯有如此,我才能痛定思痛,从你那里汲取的宽怀和恩情继而更好的孝敬岳母、疼爱妻儿、和睦家人。

我要欣慰的告诉你,岳母“嬢嬢”身体健康,这几年都在物管公司上班呢!她早去晚回,每月近2000块收入;我们都不让去,她说“上起班充实些”。禁不住我们再三劝说,她决定年后不去上班了。

前段时间,我给她买了鸡蛋和蜂蜜,让她补补身子。下周末,我就要去看望她。你放心吧,我们一定会让她安享晚年的!

一夜冬雨,此刻也未歇,缠绵悱恻,是我绵长的思念还是恸哭的垂泪? 现在,我和山坡来坟前祭拜你,点了蜡烛,给你很多钱,你下馆子吃好喝好,我们不会劝你少喝酒了!隆隆的礼炮就是我们为你唱的《生日快乐歌》! 我们爱你的心永远不变!

女婿:祝君  

顿首 2018年十月初四日

24 16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

    拼命加载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