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,永不再见
遇见云妮
2019年1月10日
“ 我想和2018告别,永不再见 ”

2018年的最后一天,气温降到了零度。

都说云南四季如春,可就在12月31日这一天,老天爷却变了脸,气温骤降至零度,天阴郁着,下着冷雨,刷刷地抖落下来,又夹杂着飘花,肆意地飞舞着。

我将窗子推开一条缝,探出头,想看一看外面银装素裹的世界,一股冷风呼呼地打在我的脸上,妈呀,生疼,迅速关上窗,躲回屋内。

看着因腰间盘突出而疼痛不已的先生,我犯了愁。

平日里高大威武的先生,因疼痛直不起腰来,显得矮了许多,这几天往返中医院,针灸推拿,可今天天冷路滑,看来我是不能去单位了。

我扶着先生下了楼,楼梯口处的雨棚渗水,我生怕结起冰来,路滑,万一先生有个闪失,那就不仅仅是腰疼了。

扶先生下楼后,我去车库开了车出来,先生说他一个人能行,叫我去单位。都怪我这张破嘴,昨晚叨叨说年底啦,明天要对账结算之类的话,

先生怕耽误我,执意要一个人去。

想着单位财务今天时间紧任务重,我不敢拖延,急急的转过身,往反方向步行了十分钟,到了办公室。

一整天,忙的团团转,年底的报表,账单也结算核对清楚了,才有了喘息的机会。

唉,2018年的最后一天,我竟不能陪伴住院的先生,仍然要为那几张毛爷爷而忙碌的工作着,我羞愧难当。

这一年中,大多都以这样的生活节奏过生活,是不是大多数的人都如我这般,为了生计,被生活碾压着,没了自由,失了生趣,我心情不太美丽,羞愧中低落着。

终于,到了下班时间,打完卡,匆匆的往家赶。



无意中,一抬头,路边行道树上冒出了细小的,粉嫩的红色小花,在阴郁的天空中,云霞般如雾似的明艳着,于寒冷中自顾自的绽放她的婀娜与美丽。

我惊讶它的美丽,更惊讶在这寒冬里,它的悄然开放。

鲜花,于云南来说,从来都是不会缺少的。无论什么季节,各色花儿都会次第开放,它的美丽从来都不曾缺席,而我却像和它久违了一般。

说到底,是我的愚钝和灰心意冷,这又让我羞愧了好一阵。既没钱又没闲,这样的生活状态,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,仍然延续着。

7月初,突如其来的一场病痛,肺部恶性肿瘤,就如一个晴天霹雳,呼啸着,以排山倒海之势滚滚而来。

不幸中的万幸,早期漫润性腺癌,经过手术,已治愈。

2018年,我走过生死的边缘,最终和死亡擦肩而过,我是幸运的。

爱过知情重,醉过知酒浓,住院的那段时间,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活着真好,有人爱,有人关怀,是世间最美好的温暖所在。

先生,孩子、弟兄姐妹是我最依恋的亲人,父母已远去,我最亲近的人,就是她们了。

也是她们陪伴我度过了2018年那个夏天,战胜了疾病,战胜了自我。

大病初愈的我,心里多快活,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,发自内心的感谢感恩,先生和儿子,兄妹是如此的需要我,我亦是深爱着我的亲人。

国庆长假,先生带着我去了成都,说是要开心痛快的玩耍几天。

在宽窄巷子、锦里,我们漫步在游人如织窄窄的小巷内,听着赵雷的《成都》,闲散的蹓跶着,看着窄径,只够一人侧身而过,竟也有趣。

吃着地道的麻辣烫和雪白如玉的豆腐脑,看人群挨挨挤挤挪着步子,不禁和先生相视而笑。

笑自己选择国庆出游成都,显然不是上策,又笑自己在如些拥挤的人群中,亦心境怡然自得,竟有心静自然凉、隔岸观花之感。

原来,心大了,路自然就宽了,确实是一句真理。

然而,再大的一颗心也终究经不住和亲人离别的难舍之情。

在成都的第三天,一大早,接到姐姐的电话,说哥哥病的历害,在送往医院急救的路上。

和先生急忙的收拾东西,准备打道回府。

电话响起,哥哥因突发心梗,在送往医院的路上,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,离开了我们。

此刻成都的天空,下着小雨,我的泪竟比这天空的雨还大。

毫无征兆,突如其来的噩耗,将我打懵。

就在出发前一天,还通了电话,告之哥哥国庆我的出行计划,并且快递了老北京足贴给他。

这个像梦一样的噩耗,就这样的在我们兄妹之间,回荡。

2018年,我失去了我最亲的兄长,这是这一年给我的最深的疼痛,就如最严寒的三九天气,痛入骨髓般的撕心裂肺。

2018,给了我希望,又给了我绝望。

给予了我许多的爱,又让我失去了我爱的亲人。

2018年的最后一天,辞旧迎新,让我好好的回顾这一年来的历历往事,有烟火气息中的岁月静好,亦有难舍难分的手足之情。

此刻,我想和2018告别,从此亦不再相见,转身,期待2019,但我知道,你温暖的笑脸却一直都在,时间流逝,但思念绵延,永无绝期。

19 13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