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的,我就是蛇蝎心肠的后妈!
书香蜗牛
2019年2月3日
“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谁愿意给人家当后妈? ”

阳历10月底,经历了一夜的痛苦折磨,我终于生下了小宝贝。

一家人欢天喜地,婆婆对我也格外疼爱,这让我感到受宠若惊。她会细心地帮我熬小米粥,炖乌鸡汤排骨汤,我吃得好,营养充足,奶水自然很好,宝贝怎么吃都吃不完,才一周时间,他小脸儿就吃得圆圆的,像一两个月的孩子一样健壮。

最最让我感激的是,每当我侧身给孩子喂奶的时候,睡衣后面都会皱起来,感到腰凉凉的。婆婆总会及时过来,先帮我把睡衣抻平,然后再给我盖上被子,最后再用手在被子外面压一压,这样我就再也不冷了。

婆婆对我的关心与爱护,连我妈过来看来都夸好,说我有福气,遇到这么好好的婆婆,应该知道感恩。

我心里的感激也无法言表,想想岩他妈当初对我所做的一切,再看看现在婆婆的善良与细心,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像女儿一样孝敬她,等她老了我也这样细心地照顾她。

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,可是当月子一过完,第31天的时候,婆婆就再也不来照顾我了,一连几个月都不过来看我们一眼。这让我很不解,也很难过,除了带儿子打疫苗,整个冬天我们都窝在屋里,哪都不敢去。因此,直到过年我们也没见过公公婆婆几次。

后来问婆婆为啥,她说怕娟生气。我很无语,爷爷奶奶照顾自己的小孙孙,她吃什么闲醋呀?她家小妍不都给她照顾那么大了吗?但我也生公公婆婆的气,她不让你们来你们就不来,就不怕我伤心难过吗?

虽然很生气,但我把这些难过和委屈压在心里,心想只要自己辛苦点儿,就没有过不去的沟沟坎坎。于是我每天照顾小宝,江起床给晨做饭,他上班的时候我就一手抱孩子一手做饭,虽然累,但还是能应对自如。

但我没想到,江在一次卸货的时候扭伤了腰,躺在床上动不了。我既要照顾小宝,又要照顾江,还要按时给晨做饭,几天下来我就快累晕了。

一天早上4点多,给小宝喂完奶后,我困得厉害,我怕睡着错过了给晨做饭的时间,就强打着精神起来先把粥熬好,然后又煮了几个鸡蛋剥好放进粥里,我想等6点半起来再热一下就好了。

晨起床的时候,我正给小宝换纸尿裤,就让她先用炉钩把炉盖挑下来,然后把粥热上。晨很听话地去热,她热好粥把锅端下来,我回头一看,恰巧看见她用手去捏炉盖,我惊呼:“不可以!”可我话还没喊完,就听她尖叫一声,把炉盖扔到地上,握着手哭起来。

我顾不上小宝,赶紧跳下床,把她拉到水笼头底下用水冲,冲了大概半个小时,她说不太疼了,我就找出治烫伤的特效药——京万红,给她抹上。

京万红是一种治烫伤特别好的药膏,抹上后清凉舒适,能迅速止疼。以前我曾用开水烫到过整个手背,一个治疗烫伤的专家给我使用了这个方法,不到一个月我手上的皮就褪下来,又长出了新的皮肤。于是我就多备了几盒在抽屉里,以防万一,却没想到在这用上了派场。

晨烫得不太严重,食指和拇指的指腹有两个小泡,但因为是金属瞬间烫伤,那种灼痛也是很难让人忍受的。但好在我懂这种方法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帮她止了痛。

我打电话给老师请假,每隔十分钟就涂一次药膏,否则时间长了,烫伤处还会痛得厉害。到了中午,晨就说不用涂了,不痛了。

我这才舒了一口气,抱着晨哭了一场,因为心疼,因为自责,因为害怕,因为委屈。

我心疼她那么小就被烫伤;我自责因为我一时的疏忽让她烫到;我害怕婆婆会怪我;我委屈实在没没想到晨竟然不知道炉盖是烫的。

心里五味杂陈,忐忑不安。

第二天,晨去奶奶家拿弟弟的棉衣,就跟她说手被烫伤的事情。刚好娟在那里,就非拉着她们去了诊所,还非让医生用纱布给包起来。

当我看到婆婆拉着晨过来的时候,我就知道她是兴师问罪来了。晨手指上的纱布刺得我眼睛疼,明明是烫伤,没有伤口也没有流血,为啥要包上纱布呢?

我赶紧过去想给她解下来,可婆婆把她的手身后一躲,就躲过了。

婆婆气得眼泪都流出来了,指着我说:“俺恁小的孩子,你咋能让她给你做饭给你干活?不是你生的你不心疼?”

我泪刷地就下来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让她给我做饭给我干活!是呀,不是我生的,我怎么可能心疼她呢?我就是一蛇蝎心肠的后妈!

我倔强地对婆婆对视,不解释,不低头。

婆婆看我不说话,拉着晨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哭得声音嘶哑的小宝,她连看也不看一眼,更不问我们这些天怎么吃的,怎么过来的。

我心伤到了极点,这跟在月子里精心照顾我的婆婆是同一个人吗?为啥她能轻易被娟挑拨,不问清楚状况就判我的死刑?主要还是因为我的身份,我是后妈!她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全天下的后妈都不是好东西,我怎么可能例外?

既然无论怎样付出都换不来他们的认可,我在这个家待着有什么意思呢?如果不是迫不得已,谁特么愿意给人家当后妈?千好万好,若有一点想不到,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翻身!

我收拾一些简单的衣物,把孩子包好,就拉着行李箱往外走。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,心里痛得已经麻木了,反正只要能离开这里就行。

江想拉我,又坐不起来。就给他爸打电话。当我走到街上的时候,晨和公公匆匆地从后面追过来,晨抱着我的胳膊,哭着不让我走,公公跟我夺过孩子,拍着哄着。

我流着泪,叮嘱自己不能心软,以后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次,我的心不知道会不会伤成筛子。

我跟晨说:“宝贝,是阿姨没照顾好你,以后还是跟着奶奶吧!”

晨哭得更厉害,拽住我的袖子,就不松手。

我很为难,既不想再受这样的委屈,也不想伤了孩子的心。我疼不疼她,对她好不好,根本不用我说,她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,否则她就不会这样舍不得我。

可是,即使我留下来,就能解决根本问题了吗?晨当时已经11岁了,从没刷过一个碗,扫过一次地,更不知道炉盖是烫的!婆婆已经把孩子惯得只会写作业,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正在犹豫,大爷家门开了。大爷和大娘走出来,问清了缘由,二话不说就把我拽到他们家,我一肚子的委屈终于有了地方发泄。

生活依然继续,病魔却已悄悄缠上了我,于是我再次跟死亡擦肩而过。

 

21 12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