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
几度雨纷纷
2019年5月22日
“ 如今,还好,我已长大,娘还未老 ”

元旦这天,妻有孕,我卷吧卷吧袖子,剁馅子,和面,包饺子。

饺子这小玩意,在我看来不过是小菜一碟,还不是信手拈来。

卟卟噔噔,馅子终于剁好了;面还好,活好了;开始擀片儿。以往在家看到老娘手下麻溜的一个又一个面片儿,齐整的,比圆规画的都圆的面片儿在我手下不是稀烂就是三长两短、极不规则,根本没法包裹馅儿。

娘是一个一生辛劳不愿清闲、不敢清闲的人。当年娘嫁到我家的时候,我奶奶早已过世,家里就我父亲和我爷爷两个光棍。娘是进门就当家。

娘一生养育我们姐弟三个,我是老小,娘格外疼我。初中毕业,我考取了位于省城的师范学校。九六年,家里穷,整个村里电话还少,每学期只在放假回家一次。后来毕业了,娘说我上学一去半年,娘想我了就去镇上一个卖肉的摊子前,看那个卖肉的小伙子。小伙子看娘站在摊子前老半天光看自己,心里发毛。就问娘有事吗,是不是想割肉钱不够?娘说小伙子我不割肉,我就想看看你,我儿子上大学去了,你和我儿子长得像,我看看你就像看到我儿子……

今年暑假,娘年纪大了,雨后不慎摔了一跤,股骨头摔断了。娘不愿连累我,怕我担心,就一直忍着。我回家见娘拄着棍,问咋了,娘说没事,摔一跤,过两天就好了,还把棍放下走了几步。我以为没事,就没放在心上。八月底,爹打来电话,说你娘腿不会走路了,你回来看看吧。我开车回家,拉着娘到了县医院,拍片一看,股骨头断裂,需要换个人工的,两万多。娘说,咱不换了吧,太贵了,要不和医生说说,让医生想个法,我拄个拐棍,能走就行。我说没事,报销后花不了几个钱。娘说我往床上一躺可咋办,你媳妇还怀着孕呢?我说没事,你儿媳没那么娇气,再说等你好了还要你给我们带孩子呢!娘说那好那好,我赶紧好起来,好抱抱我孙子,哎呀我还要给我孙子做棉衣呢,我还是想着做个虎头鞋吧,那穿着可威风了……

我给娘打电话,吃的啥?娘说,饺子。你姐来了,包的饺子,给你留的有,在冰箱里冻着,你哪天回来拿着,比街上卖的好吃。你吃的啥,是饺子吗?言语间,我感觉两颊发热,泪流满面……

而如今,还好,我已长大,娘还未老。

9 2
分享故事

微信扫码

分享故事给好友